首頁 > 商業 > 正文(wen)

大发电玩

2020年05月28日(ri)  07:00   21世紀經濟報道   梁信  

2020年05月28日(ri)至19日(ri),第二屆S.E.A. Focus于新加坡(po)吉門營房視(shi)覺藝術(shu)區舉行。本屆呈現了超過35位駐東南亞或(huo)與(yu)東南亞地(di)區密切相關的(de)藝術(shu)家(jia)的(de)精選(xuan)作品,展現了東南亞社群hao)畈 de)藝術(shu)創造力(li)和市(shi)場活力(li)。

農歷新春佳節到來之(zhi)際,獅城新加坡(po)的(de)唐(tang)人街早(zao)已是張燈ping)jie)彩,琳瑯滿目的(de)年貨成行成市(shi)。如同新年趕集一般,來自(zi)yuan) 涎羌叭 3個(ge)城市(shi)的(de)20家(jia)畫廊也(ye)選(xuan)在此時(shi)齊(qi)聚于這個(ge)融合多元文(wen)化的(de)花園(yuan)島國,為在2020年1月舉辦(ban)的(de)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周增添了別樣(yang)的(de)熱鬧人氣(qi)。

2020年05月28日(ri)至19日(ri),第二屆S.E.A. Focus于新加坡(po)吉門營房視(shi)覺藝術(shu)區舉行。本屆呈現了超過35位駐東南亞或(huo)與(yu)東南亞地(di)區密切相關的(de)藝術(shu)家(jia)的(de)精選(xuan)作品,展現了東南亞社群hao)畈 de)藝術(shu)創造力(li)和市(shi)場活力(li)。

第二屆S.E.A.Focus新加坡(po)現場。梁信攝

自(zi)上而下(xia)的(de)力(li)量

要說早(zao)幾年新加坡(po)當代視(shi)覺藝術(shu)發展更迭迅(xun)猛,那一點也(ye)不為過。2006年,新加坡(po)舉辦(ban)了第一屆新加坡(po)雙(shuang)年展;2011年又迎來了“藝術(shu)登陸新加坡(po)”藝博會的(de)首次亮liao)啵012年吉門營房作為視(shi)覺藝術(shu)聚集地(di)向公眾推出;2013年啟動了首屆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周;2015年,歷經十年改造、被稱為東南亞最(zui)大現代藝術(shu)公共收藏(cang)機構的(de)新加坡(po)國家(jia)美術(shu)館正式(shi)開業。

然而,就近幾年的(de)表(biao)現而言(yan),原本抱有成為全球藝術(shu)樞紐(niu)雄心(xin)的(de)新加坡(po)似乎遭遇到了“瓶頸期”︰原定(ding)一年舉辦(ban)兩次的(de)新加坡(po)“買得起”藝博會(Affordable Art Fair)由于參展和銷售逐年慘淡(dan),縮(suo)減(jian)為一年一次;2017年新加坡(po)當代藝術(shu)展拉上了最(zui)後一屆的(de)帷(wei)幕;2018年“藝術(shu)登陸新加坡(po)”面臨(lin)了自(zi)創辦(ban)以來的(de)低谷——僅有84家(jia)畫廊參展;2019年的(de)“藝術(shu)登陸新加坡(po)”bei)竊誑 磺耙恢芐xuan)布取消,讓本就稀少的(de)45家(jia)ye)握夠 缺簧繃爍ge)措手(shou)不及,信心(xin)大失(shi)……相對于早(zao)些年的(de)“大動作”,後期的(de)表(biao)現多少顯得有點後勁(jing)不繼。

為扭轉困局,新加坡(po)政府在2017年投入了4.208億新元(約21.5億人民幣)用于藝術(shu)和文(wen)化遺(yi)產領域,並推出一項新的(de)政府計劃(hua),以振興(xing)新加坡(po)的(de)文(wen)學、表(biao)演和視(shi)覺藝術(shu)產業。乘著政策(ce)的(de)東風,新加坡(po)藝術(shu)畫廊協會(下(xia)稱AGAS協會)的(de)成員(yuan)畫廊STPI-Creative Workshop&Gallery(下(xia)稱STPI畫廊)在新加坡(po)國家(jia)藝術(shu)委員(yuan)會的(de)支持下(xia),在2019年牽頭(tou)發起了第一屆S.E.A. Focus。

身兼AGAS協會前主席、STPI 畫廊執行總(zong)監(jian)和至今兩屆S.E.A. Focus項目總(zong)監(jian)三職的(de)Emi Eu在接受記者采訪時(shi)表(biao)示,新加坡(po)國家(jia)藝術(shu)委員(yuan)會對促成該項目和推動新加坡(po)文(wen)化發展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(de)作用。一huan)矯媯   金恐靼ban)方STPI畫廊提供了場地(di)和運維(wei)方面的(de)資shi)鷸?鄭 jian)輕其年度運營預算約三分之(zhi)一的(de)壓(ya)力(li);而另(ling)一huan)矯媯  ye)為S.E.A. Focus籌(chou)集資shi)稹? ┌〉di),並支持其成為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周的(de)核心(xin)活動之(zhi)一。由于有了堅實的(de)政府資源作後盾,盡管每屆規模不大,但(dan)與(yu)其他近年來經營舉步維(wei)艱的(de)地(di)方性大型藝博會相比,S.E.A. Focus的(de)表(biao)現總(zong)是顯得更為輕盈而出色。

添上東南亞的(de)拼圖

S.E.A. Focus,顧名思jia)迨薔勱苟 涎牽outh East Asia)藝術(shu)的(de)博覽(lan)會wei)P錄悠po)文(wen)化、社區及青(qing)年部部長(chang)Grace Fu在開幕當天致(zhi)辭表(biao)示︰“視(shi)覺藝術(shu)在新加坡(po)人的(de)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,它(ta)幫助我們(men)確定(ding)自(zi)己的(de)國家(jia)身份和民族身份。S.E.A. Focus作為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周的(de)新支柱(zhu),著重呈現東南亞國家(jia)的(de)畫廊和藝術(shu)家(jia)作品,促進(jin)相關文(wen)化交(jiao)流和對話,讓我們(men)可(ke)以更好地(di)發現、欣賞和理解東南亞藝術(shu),這與(yu)政府的(de)計劃(hua)理念不謀而合。”

Emi向記者解釋道,對于很多西方人而言(yan),東南亞不huai)且桓ge)充(chong)滿神(shen)秘異域風情的(de)度假(jia)之(zhi)地(di),他們(men)沒興(xing)趣(qu)了解當代藝術(shu)在這里的(de)發展。她說︰“在全球當代藝術(shu)市(shi)場方面,即使把所(suo)有東南亞國家(jia)加起來看作一個(ge)整體,也(ye)只佔據了很小的(de)份額(e)。在目前的(de)藝術(shu)市(shi)場中,正缺少一個(ge)專注于推廣東南亞藝術(shu)和畫廊的(de)堅實平(ping)台(tai)。為了填補這個(ge)空(kong)白,S.E.A. Focus才應運而生。”

本屆前來參展的(de)20個(ge)畫廊,被Emi譽為“從45個(ge)候(hou)選(xuan)名單中千挑(tao)萬選(xuan)的(de)當今東南亞藝術(shu)界有力(li)代表(biao)”。甫一跨入人頭(tou)涌涌的(de)展廳(ting),德國柏林畫廊neugerriemschneider帶來泰(tai)國藝術(shu)家(jia)Rirkrit Tiravanija互(hu)動式(shi)情景(jing)裝置(zhi)作品就醒(xing)目地(di)躍入眼簾。一張帶有枕頭(tou)的(de)躺椅和一張擺(bai)滿了藝術(shu)家(jia)手(shou)作茶(cha)具的(de)小茶(cha)幾放(fang)在展位中間,三面藍(lan)色的(de)展牆上印滿用絲ke)毓吹de)手(shou)繪圖,內容大多是世界各地(di)游行抗議的(de)情景(jing)。而觀眾會被邀請到長(chang)椅上悠閑地(di)躺著,邊喝(he)茶(cha)邊欣賞牆上全球各地(di)的(de)示威畫面,在交(jiao)替的(de)感官沖擊(ji)中打開一個(ge)兼具收與(yu)放(fang)的(de)情緒空(kong)間。

與(yu)neugerriemschneider畫廊相鄰的(de)是新加坡(po)本土的(de)FOST畫廊,他們(men)帶來了兩位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家(jia)的(de)聯展。相比于早(zao)年基于織(zhi)物形式(shi)的(de)創作,本次FOST畫廊著重展示了Grace Tan近年開始嘗試的(de)迷yue)鬩帳shu)裝置(zhi)——用排列堆(dui)疊的(de)手(shou)法創造特(te)殊(shu)幾何造型。通過物件內在肌(ji)理的(de)細微差(cha)異化重組,以探索(suo)如何升華物體自(zi)身及其結(jie)構。同場展示的(de)Wyn-Lyn Tan全新金屬油畫作品,是藝術(shu)家(jia)一直以來探究(jiu)物質化與(yu)去物質化命題系列作品的(de)延續。通過增減(jian)筆觸與(yu)層(ceng)次,為觀眾留下(xia)關于剎那與(yu)恆(heng)久的(de)思考ji)/p>

而在東京、新加坡(po)及紐(niu)約均設有展覽(lan)空(kong)間的(de)Mizuma畫廊帶來了駐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家(jia)Ben Loong用工業材料(liao)創作而成的(de)油畫及雕塑作品。Mizuma畫廊空(kong)間最(zui)初(chu)于1994年創設在東京,後為了進(jin)一步向國際藝術(shu)市(shi)場推廣東南亞藝術(shu)家(jia)作品fan)旁012年來到新加坡(po)吉門營房藝術(shu)區開設新的(de)展覽(lan)空(kong)間。畫廊工作人員(yuan)Marsha Tan告訴記者,由于去年恰逢其他藝博會撞期,錯過了第一屆S.E.A. Focus的(de)報名。但(dan)這也(ye)給(gei)了他們(men)一個(ge)觀望當時(shi)還(huai)是新生事物的(de)S.E.A. Focus的(de)機會wei)!按擁諞喚觳握溝de)經銷商反饋來看,他們(men)一致(zhi)地(di)給(gei)出了好評,所(suo)以我們(men)商量後認為,第二屆S.E.A. Focus會是我們(men)展示自(zi)己畫廊的(de)最(zui)好機會wei)!/p>

在1月15日(ri)VIP預展當天的(de)尾聲,一些畫廊已經收獲(huo)頗豐wei)T詘拇罄竅xi)尼和新加坡(po)均有展覽(lan)空(kong)間的(de)Sullivan+Strumpf畫廊今年已經是第二年來參展。他們(men)這次售出了不少新加坡(po)藝術(shu)家(jia)Dawn Ng“紀念的(de)紀念碑(bei)”(MONUMENT MOMENTO)系列石(shi)刻作品,價格從5000美元至2.5萬美元不等。“盡管藝展規模很小,但(dan)質量很高(gao)。”畫廊主Ursula Sullivan表(biao)示︰“這里讓具有前瞻性和主動性的(de)東南亞藝術(shu)畫廊及其目標藏(cang)家(jia)匯(hui)聚到了一起。”

來自(zi)韓國首爾的(de)畫廊The Columns為獲(huo)得2019年雨果博斯亞洲藝術(shu)大獎的(de)菲po)殺 帳shu)家(jia)Eisa Jocson單獨設了個(ge)展。盡管The Columns的(de)展位在靠(kao)近藝展出口(kou)的(de)偏遠(yuan)位置(zhi),但(dan)極具眼球沖擊(ji)力(li)的(de)雕塑裝置(zhi)“成為白雪公主”(Becoming White)成功(gong)留住了不少人離開的(de)步伐。幾具皮膚黝(you)黑的(de)迪士尼白雪公主人偶瞪(deng)大無神(shen)的(de)眼楮躺倒(dao)在地(di)面,殘斷的(de)四肢(zhi)隨(sui)意(yi)地(di)丟棄在人偶身邊,滿目是慘白的(de)牆面跟邋遢的(de)衣衫(shan),耳(er)邊還(huai)不時(shi)听到似乎來自(zi)人偶的(de)喃喃沉吟。藝術(shu)家(jia)Eisa Jocson表(biao)示,就像(xiang)香港迪士尼樂園(yuan)的(de)“樂”是建立在許多隱形勞工的(de)付出之(zhi)上的(de),菲佣的(de)種族身份就像(xiang)是電影里的(de)永遠(yuan)不被看見(jian)和承認的(de)跑龍套,他想借此探討雇主和香港菲佣行業之(zhi)間關系及社會的(de)種族人口(kou)流動等議題。The Columns畫廊的(de)負責(ze)人Dong Jo Chang表(biao)示,還(huai)有更多精彩的(de)作品留待正式(shi)開幕會與(yu)觀眾見(jian)面。

在采訪的(de)最(zui)後,Emi對記者表(biao)達了對第二屆S.E.A. Focus的(de)寄(ji)望。她說,希望這自(zi)上而下(xia)的(de)合力(li),可(ke)以yuan)鎦襖床握溝de)畫廊和收藏(cang)家(jia)達成好交(jiao)易;而對于意(yi)不在買賣的(de)觀眾,則希望他們(men)可(ke)以花時(shi)間深入了解某(mou)位東南亞藝術(shu)家(jia)的(de)創作。她說︰“帶走更多關于東南亞藝術(shu)家(jia)的(de)知(zhi)識吧,這是在新加坡(po)的(de)我們(men)都買得起的(de)奢(she)侈品。”

 返回21經濟首頁>>

分享到︰
相關新聞(wen)
大发电玩 | 下一页